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资讯>> 财经热点>> 财经眼
监管体制改革呼之欲出 金融稳定委员会或为共识
2016-07-06 16:01      来源:央广网       编辑:王福恒
 融监管模式的讨论一步步深入,改革一步到位还是循序渐进仍未见分晓。“一行三会分业监管效率高,但是监管存在盲点,眼下守住风险底线是第一位的。”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邵科接受央广网记者采访时表示。
 
 
  今年2月,央行研究局金融市场处处长卜永祥提出建立单一金融管理体制,即撤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和外汇局,机构、业务、人员、服务并入中央银行,意味着央行将统筹协调货币政策、金融稳定、金融改革和金融监管等多项职能。
 
  邵科认为,监管趋势是职能走向统一,但是考虑到成本,一步到位整合可能性并不大。另外,央行如果兼具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职能如何保持独立性需要讨论,政策目标更复杂、更多元化对央行来说也很有难度。
 
  从国际上看,新加坡的货币政策和监管政策是完全统一的,仅是个例,英国也在探索当中,通过设立货币政策和监管政策两个委员会来保证央行的独立性,邵科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张承惠的建议是,目前不对现有“一行三会”进行大调整,而是现有跨部门协调机制升格为更高层级的金融稳定委员会;未来再构建“一委一行、一会、一局”模式,即在金融稳定委员会领导下的中央银行、金融监管委员会、中小投资者和金融消费者保护局。
 
  金融监管部门最早的分工合作机制始于2000年,央行、证监会和保监会以三方监管联席会议的方式,每季度碰头讨论。2013年,国务院批复同意建立由央行牵头的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
 
  但是,由于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层级不够高,成员之间是平级,协调作用很有限,邵科说。他建议将该制度做实,设立金融稳定委员会,定位是职责具体的、副国级的专门机构,更好地发挥协调作用。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联席院长李剑阁接受媒体采访时亦表示,如果不解决权责机制,仅是成立一个超级金融监管机构,无非是把责任搞得更加模糊,并不能解决现在监管机构疏漏缺失的问题。
 
  社科院金融法律与金融监管研究基地近日发布报告建议金融监管框架调整不宜妄动,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推进,依托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建立“国家金融稳定委员会”,形成实体性的主管部门,进一步明确监管协调的部门分工与责权利。
 
  目标是形成“三层”+“双峰”的监管框架,顶层为金融稳定委员会(或由央行负责),中间层为具体的金融监管机构,底层为相应的地方政府及监管部门;“双峰”是指具体的监管职能分为审慎监管机构和行为监管机构,前者由“三会”中的具体监管部门组成,后者则为独立的金融消费者和投资者保护部门。
 
  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分析说,改革方案中“一行一委”及“一行两会”可能性最大,今后若干年中国的金融改革将围绕四个方向展开:其一是推进利率、汇率、国债收益率曲线市场化改革;其二是为经济发展创新筹措长期资金;其三是致力于去杠杆管理金融风险;其四是完善金融监管体制防范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去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的说明》中明确指出:要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加快建立符合现代金融特点、统筹协调监管、有力有效的现代金融监管框架,坚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6月20日,李克强总理考察央行、建行,并主持召开金融系统座谈会,李克强总理提出,根据新形势、新要求,改革和完善金融监管体制,有关部门要恪尽职守、守土有责。据路透社报道,中国或提前召开原定于2017年举行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并在此次会议上提出金融监管机构改革方案。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