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大略财经 >> 爆料台
海荧集团董事长偷挖地下室 致北京德内大街塌陷
来源:北青报  发布时间:2015-01-28  
       李宝俊,徐州市人大代表,他在北京德内大街93号自己的院子里私挖地下室,导致德胜门内大街出现了一段塌陷;付成(化名),北京市普通居民,由于路面塌陷,他家的房子也塌了,只能住在小旅馆里,无事可做。
 
 
  当各路人等在寻找李宝俊的时候,付成只能坐在酒馆里,和朋友喝着闷酒,忧虑着即将到来的春节。
 
  日前,市严厉打击违法用地违法建设专项行动指挥部办公室表示,从这个案件开始,本市将出台多重“组合拳”,对四合院、别墅区和普通住宅区私挖地下违建的实施主体布下天罗地网,使其不能逃脱法律的制裁,并付出惨重的代价。
 
  “你要是再挖,我就从这跳下去”
 
  昨天,德内大街塌陷的地方已经恢复通车。但是,付成的心却还堵着。
 
  晚上7点的时候,坍塌地附近的一家小面馆里,他一边喝着酒,一边和朋友老高聊着。这位60岁左右的男人,不时用手抹去眼角上的泪。
 
  付成没有想到24日自己出去遛个弯儿,回来的时候家就塌了。他一打听才知道当天早晨路边塌陷的大坑在中午的时候把自己住的院子也给带倒了。
 
  当天住在附近的高先生听说这事后,急忙打电话给付成问问情况,但是却没人接电话。后来听人说这事没人受伤,高先生才放下心来。“当时心烦,遇着这事能不闹心嘛。”付成解释道,当天自己的情绪很不好,很心烦。
 
  付成患病多年,自己一个人住着,靠政府每月600块钱补助过日子。家里屋子塌了后,这几天付成都住在四环边的小旅社里,一个床铺50块钱一天。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可是付成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解决自己的烦心事,回到家里。
 
  其实对于93号院违规挖地下室这事,付成和周边的居民没少操心。甚至当时站人家挖的深坑旁边说,“你要是再挖,我就从这跳下去。”但也还是没用,就这么断断续续,93号院的地下结构到出事时已经挖到了十几米深。
 
  现在,付成表示他也只能等着政府怎么帮忙解决这事了。高先生说,“老哥还不知道得在小旅店住多久,这就叫无家可归。”
 
  关闭的93号院大门 偷摸进行的施工
 
  其实,事故发生后,什刹海街道办事处也给他们每人每天发放了民政救济,但是让付成不满的是,到现在塌陷事故后续结果还没有个说法,而那93号院的主人到现在也没有出现,更不用说给周围居民一个交代了。
 
  “听说是江苏哪的一个人大代表,可我们谁也见不着啊,只能等着街道帮忙解决。”付成无奈地说道。
 
  对于这个院子主人,不仅付成想见到,就是北京市的相关政府部门也在寻找着。
 
  1月26日,市严厉打击违法用地违法建设指挥部办公室召开会议,对此次坍塌事故进行讨论。西城区相关负责人在汇报情况时表示,德内大街93号院为私房院落,东邻德内大街,北邻北侧居民院落,占地面积约为190平方米。报告内容显示,2010年4月,江苏省人士李某购买了5间西房的产权。
 
  在这个会议上,相关部门提到了,在去年7月街道办事处和城管便接到了居民电话,反映李某正在偷着下挖地下室。相关部门经办人立刻到现场查看,拍摄了照片,并约谈了业主。当时,产权人承认存在私挖地下室,并表示会根据要求改正。
 
  但此后,93号院的大门就关上了,开始投诉过的邻居不再信访,李某也没有再露过面。“如果不是这次塌陷,根本无法发现当时已经封闭的入口下,居然被悄悄挖了18米。”相关负责人说。
 
  坍塌事故发生后,市严厉打击违法用地违法建设专项行动指挥部办公室在接受北京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93号院业主在没有地下室规划、审批和施工手续的情况下,私挖深度接近18米的5层地下室,导致紧邻德胜门内大街这一段出现塌陷。
 
  市住建委科学技术委员会岩土工程专业委员会专家、北京建材地质工程公司副总工程师何世鸣此前也向媒体表示,塌陷发生之后,他给工人们开出写满一张A4纸的材料名称,但这些施工者没能交得出任何一项。由于这次坍塌的施工地点,没有设计图、施工图和监理方,连施工队都没有资质,最终导致了事故的发生。
 
  在93号院现场被控制的外来务工人员则称,他们接手时现场已打了深度大约为10米的混凝土桩。他们也不清楚前期工程是谁干的。
 
  被党报记者称为“有钱+任性”的徐州人大代表
 
  1月27日的《北京日报》在《四合院里私挖18米深地下室致塌陷》一文中是这样写的:“……经过与产权登记等多个部门核对,此业主为江苏一集团企业董事长。百度显示,该企业固定资产约20亿元人民币。”
 
  而在同一天,隶属《北京日报》的一认证微信公众账号发文《这位人大代表,你赔我们的德内大街!》,曝光了这位集团企业董事长的身份。文章透露,德胜门内大街93号民宅的房主是徐州市人大代表李宝俊。该文提到,“2006年,德内大街拓宽改造时,拆除了93号院的南房和北房,保留了5间西房,当时5间西房分属5个产权人所有。5间西房中南北两间耳房在25片历史文化保护规划中为二类保护类房屋。2010年4月,这座民宅现在的产权人李宝俊,把5间西房的产权买了下来,然后,直接就有钱+任性地给拆了。”
 
  而北青报记者也了解到,93号院的房主确为徐州人大代表李宝俊。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李宝俊系徐州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海荧集团董事长。记者发现,海荧集团旗下拥有众多子公司,而且在徐州市人大网站上,显示李宝俊为市级人大代表,属市人大代表泉山代表团,联系地址为徐州汽配城。随后,记者致电徐州汽配城,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李宝俊目前在外地出差,并不在徐州,他们也无法联系。“我这里也没有李总的手机号,真的是联系不上他。”工作人员对记者说。随后,记者多次拨通海荧集团相关领导的电话,但电话都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据公开资料显示,李宝俊1975至1980年期间,曾在徐州市王庄煤矿行政科工作,1980年调任江都外贸局,七年之后的1987年,他又成为徐州沪新皮塑工艺厂的经营厂长。1990年到1995年期间,李宝俊在徐州盛达彩印厂任厂长,自1995年后,他便出任徐州海荧集团董事长。
 
  根据江苏省工商局公开的企业信息查询,在徐州本地有8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均显示为“李宝俊”。这些信息的更新时间为2015年1月11日,根据这些信息显示,早在1984年,李宝俊便成立了徐州海荧混凝土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为2100万元,企业类型为有限公司(自然人控股)。1995年,企业类型为集体所有制、注册资金1500万元的徐州海荧汽车贸易中心成立,法定代表人显示为李宝俊。此后,从1996年到2012年,李宝俊又注册成立了包括广告信息传播、汽车配件、汽车销售方面的其他几家公司。记者发现,以李宝俊为法人代表的公司中,多半都使用“海荧”二字或与汽车行业相关。
 
  本市将向徐州通报李宝俊的违法行为
 
  北京将出台多重“组合拳”,从这个案件开始,对四合院、别墅区和普通住宅区私挖地下违建的实施主体布下天罗地网,使其不能逃脱法律的制裁,并付出惨重的代价。同时,和其他存在违建的房产一样,市住建委将立刻冻结此处院落的产权交易。
 
  “市规划委已经明确,如果发现业主超出规划许可证批准的内容建设地下室,规划部门将认为业主是属于以欺骗的方式取得规划许可,会立即按照《行政许可法》的规定撤销所发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这意味着该处建设工程会被认定为新生违法建设。”市严厉打击违法用地违法建设专项行动指挥部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说。
 
  如果被认定为新生违法建设,建筑物就会在一周内被“清零”,这一招专治想在各行政部门管理结合部上钻空子的违建业主。
 
  因为私自建设地下室是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如果违建业主逾期不履行,且经催告仍不履行改正义务,行政机关将代履行,用水泥回填地下室。而由此产生的材料费、人工费、技术评估费等各种费用都将由违建业主承担。
 
  规划部门撤销许可证后,一方面要在媒体上发布公告,公布有关违法事实和处理意见,另一方面要以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向公安机关移送有关案件线索。对于原本就没有规划许可证擅自建设的地下室,各区县专项行动牵头单位将直接启动代履行程序,并同时向公安部门移送涉案线索。
 
  据悉,市有关部门近日将以公函形式向江苏省徐州市有关部门通报该业主的违法行为。
 
  名词解释
 
  旧城历史文化保护区二类保护类房屋
 
  5间西房中南北两间耳房在25片历史文化保护规划中为二类保护类房屋。
 
  北京市规划委员会自2000年7月起编制了《北京旧城25片历史文化保护区保护规划》。根据该规划文件,北京旧城25片历史文化保护区中有14片分布在旧皇城区内,另有7片分布在旧皇城外的内城,还有4片分布在外城。文件中规定,什刹海地区是融水面风光、王府、寺庙与民俗文化于一体的地区,属于7片分布在旧皇城外的内城之一。北京旧城25片历史文化保护区保护规划针对重点保护区和建设控制区分别制定了不同的保护原则。第二类建设控制区的整治与控制原则中,还明确说明“什刹海、大栅栏、鲜鱼口地区的建设控制区应参照重点保护区的原则”。
 
  调查
 
  违建毁了四合院 害了周围居民
 
  德胜门内大街两旁,坐落着许多有老北京传统特色的建筑。然而,最近德胜门93号院的坍塌打破了原本的宁静。经过走访93号院附近的居民,记者了解到,这种违章建筑在这一带都很普遍。
 
  老住户苏宝妹反映,像德胜门内93号院这样私自挖地下室的也不少,都严重影响到了周围住户的安全和正常生活,她自己就是违章建筑的受害者。苏宝妹是德内大街附近的住户,从2006年开始,她就受到周边违法建筑的侵害,一直到现在。
 
  付云(化名)也是违章建筑的受害者。2013年4月,隔壁的住户想要在自家挖地下室用来当仓库使用。令付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所谓的地下室越挖越深,在挖到地下4米深的时候,付云家的东山墙开始掉土,产生了三个巨大的裂缝。
 
  住在后海附近的茹淑美说,因为隔壁住户违建,不光占用公共用地,还把自家的房檐给砍掉往上盖楼。她描述,隔壁住户的建筑破坏了原有四合院的建筑构造,由原来的四方形改造成了刀把形,并且占用了两个四合院之间的空地,大大影响到两个四合院的通风情况,还导致自家房屋成为危房。现在她已经无法正常居住自己的房子,而是搬到别处去租房住。
 
  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私挖地下室的行为人为了躲避检查和卫星检测,一般都是先建好地上,再开始建设地下,而且在建设过程中会对现场进行封闭,还要设法和周围的邻居沟通接洽好。一般他们都会先盖好地上一楼的地板,其实也就是地下室天花板的混凝土浇筑,然后再通过向下挖掘的方式开挖地下室。
 
  “在低密度住宅区、四合院内私挖地下室已经不是个别现象,在楼房小区内私挖地下室的情况也时有出现,严重威胁了公共安全。”市严厉打击违法用地违法建设专项行动指挥部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说,必须采取严厉手段,立即制止私挖地下室行为的蔓延,因此对违法当事人的惩戒力度也将为“史上空前”。
 
  本组文/本报记者 池海波
 
  实习记者 李绍平 郑婉琪 于蕾
 
  线索提供 杨女士
 
 
责任编辑:晓易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德州市委宣传部主管 德州广播电视台主办 大略网版权所有 鲁ICP备10205224号

新闻热线:2611110 广告合作:2611110 QQ群:182376235 邮箱:dztvtv@126.com

地址:德州市东方红西路1288号德州广播电视台13楼 邮编:253012